ag亞遊爲什麽打不開-滄海遺夢,已至闌珊

今夜,漫天寂寥的花雨,稀疏而至,悄悄然淋落人間,眸裏心痕,荒蕪了多少容顔?沉澱了多少華年?而你是否驚詫,這幡然年華背後又訴說著怎樣古老的故事。

——題記

靜了,坐在電腦前,看著杯子裏氤氲著絲絲的熱氣,才意識到時光,早已匆匆流逝。任憑夜色肆意的將自己揉虐,沉浸在傷感的音樂裏。

這一年似乎一切都來的更早一些,來不及回首往昔,來不及駐足停息,一場春雨,淹沒了這個喧囂的城市,也喚醒了沉睡的精靈。某一刻,拼棄了一切的俗世繁瑣,在這寂靜的夜晚,重複昨天未完的夢,一曲曲傷感的音樂,一篇篇傷感的文字,控訴著滿心的情愫。

也許這就是生活,一個人,一轉身,一輩子,看著風雨中你遠處的身影,ag亞遊爲什麽打不開亂了流年。開始的開始自己還是一個孩子,找尋著那片屬于未來的天空,現在的自己喜歡擁有一份淡淡的清寂,一本書,一杯茶,一曲歌,一段屬于自己的時光。

放下筆,靜靜地聆聽窗外落雨的聲音,將筆墨落在沉浮的光陰裏,將心念放在起落的故事中。許久後的沉默,這一刻終于有勇氣再次,與文字邂逅,還是那樣的溫馨,還是那樣的心境,讓思想的花綻放在純白的紙頁,成爲自己平淡流年裏最美的印記。

一直不想承認自己在慢慢變老,光陰荏苒中,褪去稚嫩,蒼老了容顔。那些年走過的路,趟過的遠河,翻越的青山,都曆曆在目,卻又無法釋懷。曾經的日子裏,累了,喜歡獨自走在落葉滿地的荒野去感受那種節令更替的荒涼,遠目環視所有的一切,體會那份淡淡的釋然,或許,時光太瘦,指縫太寬,不是自己不小心,而那早已成爲必然。

清淺流年,拾綴點滴,手扶斑駁的歲月,漫步時光回廊,傾聽心音袅袅,一紙淺墨,繪不盡萬千風景。一些記憶,深藏心間,流年的脈絡依稀可見,閉上眼,幻想著某一天可以真正一個人,一個背包,一台相機遊走四海?風來,音起;緣生,相守,誰的故事蒼白了等待?誰的心情清瘦了流年?

今夜,並沒有想象中的溫暖,潮濕的寒氣,彌漫在屋子的每個旮旯間隙。起身,推開窗戶,雨滴清脆的聲響,有節奏的席卷而來,伸手,讓自己淡淡的體溫,去掬雨水的清涼,落入纖纖的夢。

風缱绻,夜無眠。風兒輕輕地刮,雨兒點點地下,今夜又是一場春意,誰站在窗前凝目眺望?經年回眸,一些事,不需要撿拾,已在心裏;一些人,不需要回憶,卻揮之不去……往事依稀微暖,靜靜地感受著它的隽永、漫長。也不知道,寫過多少次歲月的片片段段,那裏塵封著往昔的無數記憶,有著難言的痛與歡笑。

時光擱淺,想象著自己,站在午後的陽光下,看著身影由長變短又變長直至最後消失在黑暗的夜色,又是怎樣一種心態?或許,在意的真的太多,所以有些累,今夜,無眠,今夜,無言。落筆,記下曾經那些年一起走過的日子,歲月古老的棧道,泛起陣陣暗香,是否有一江南女子,撐一把油紙傘,慢慢走近……

後記:滄海遺夢,已至闌珊。歲月的薄紗,妩媚了幾許柔情,氤氲著唯美的記憶。

日光和煦,夏花爛熳,生命也曾如此絢爛。我們曾相遇在那個季節的花海,述說著彼此心中純真的心願。轉眼,那些飄零在風中的花瓣掩埋了霧霭中飛逝的流年。那些瑣碎的心事也在那個季末開始淪陷。
心中那份懵懂的愛戀,萦繞心間,簡單而執拗的藏在了心底最溫暖的地方,不願讓任何人知道它的存在,卻又時常不知所措的想要找個人來訴說內心的不安,就這樣花兒悄悄地初綻。想要留住世間最美的瞬間,想要在心中印刻生命中每一張笑臉,于是便不停的把記憶倒帶,一遍遍溫習著那些不願遺失的畫面。
留住了曾經悲喜的瞬間,銘刻了你每一張笑臉,卻阻止不了裝在沙漏裏的時間。我們都走在各自人生的軌道線上,隨著時間的蔓延越走越遠。花季走到了邊緣,我卻已看不清那張曾經爲之心動的臉,只能在那依稀的背影裏找尋著昨天。
在人生的旅途中,我們彼此擦肩,卻還傻傻的相信,你還會在不遠的地方等我,就這樣走著,直到有一天累了,走不動了,停下了腳步,看著那些行色匆匆的人們,突然莫名的傷感襲上心頭,是你走的太快,還是我走的太慢?爲何那場邂逅就成爲了我抵達不了的永遠?
也曾懷念那些過往中的雲煙,如同前塵生動的續寫,把那些離別一次次重演,任由那些曾經無動于衷的往事打濕了雙眼,一個眼神,一個微笑都變得那樣彌足珍貴,小心翼翼的保存在了記憶的城堡裏,甚至那些無聊的吵鬧都變得溫馨起來。
爲了心中那個遙不可及的夢,曾在雨季那不堪的歲月裏奔走呼喊。爲了一句彼此曾經不經意卻有真摯的對白,也曾深深的記惦。駕著那葉理想的小船努力的尋找著可以停靠的彼岸,站在茫茫人海中找尋著曾經學來的天真的答案,卻盡是人情的冷暖。
繁華落盡,心中卻找不到片刻的甯靜。在那堪堪落幕的年華裏,內心的孤獨和那蒼白的際會給這本就風雨飄搖的心蒙上了一層厚厚的塵,看不清周圍的一切,也不願去看清,如同盲人的世界裏只有黑暗,于是便開始用冷漠把自己裝扮,然後縮在角落裏旁觀著這個冰冷的世界。
一個人獨自走在靈魂孤寂的路上,等待著生命中那個可以相互攙扶人的出現。尋覓千般,城市的燈火幾近闌珊,你從舞台深處款款走來,原以爲那便是這場宿命中最終的緣線,蓦然發現,你是熒光燈下聚焦的焦點,而我,只是這滄海一粟裏的泥丸,心跟著千回百轉,柔腸寸斷。
開始害怕黑夜裏的孤單,那時總是會覺得整個世界都是虛幻,孤獨的思緒也總是能輕易地攻破心底的那道防線。不是我還有所眷戀,也不是還有什麽無法釋懷,只是想能在這樣清冷的夜裏,能有個人可以相互依偎取暖,可以讓我感覺到自己還真實的存在,僅此而已。
我們只是這萬千紅塵中的凡客,走過,如風吹過留不下絲縷的阡陌,但卻也帶不走些許散落在塵埃中的落寞,不管是把年華放在歲月裏蹉跎,還是堅守著心中的那份執著,生活中有些牽絆ag亞遊爲什麽打不開們都無力掙脫。
那些曾經的過往漸漸湮滅在歲月的流岚裏,不去刻意忘記便也就不會想起,那就這樣吧,讓那些不堪的往事隨著那一季的花落,凋殘在這淒清的風裏吧。